峰:科大讯飞差点做房地产 业绩曾急哭投资人
2017-10-24 16:0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近日,嘉宾传媒主打的《我有嘉宾》节目主持人吴婷对话科大讯飞董事长峰已在广东卫视,本期节目新浪科技为独家互联网门户网站合作伙伴。

  今年过了礼的企业不止有阿里巴巴,还有工智能的科大讯飞,今年科大讯飞也18岁了。

  1999年,峰带领十几名同学创立科大讯飞公司。当时峰26岁,正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读博士二年级。2008年,科大讯飞在深圳证交所上市,成为全国在校大学生创业首家上市公司。

  峰讲述到自己在1999年时在中国科学技技大学可以保送博士,但是他还是选择了考博士,而不是保送,因为考博士后,随时就可以离开去出国,但是,2000年后,3000多万的风险投资进来了,后来联想和复星的投资进来了,别人每个月都在花钱,自己有那种压力在,就再也没有想过离开。

  但回想往事,峰后悔不已:“当时三家占了科大讯飞51%的股权,每家17%,当时是真得不懂,所以要提醒现在的创业者们,当年根本不应该要3060万,只要1000万,哪怕500万就够了。当时没想到是还要不断的融资,而且上市还要稀释。”峰感叹:“一定意义上来看,这种股权架构其实成为讯飞一个发展过程中的短板。”

  峰还讲述了科大讯飞发展历程中不为人知的往事,创业之初比较迷茫,曾有人提议科大讯飞应该去做房地产。创业之初融资非常,跟IDG谈投资因为对赌协议没谈妥,最终放弃,后来被柳传志看重,联想就投资了。但是,当时看到科大讯飞的业绩非常差,联想有个投资经理被急哭。

  此外,峰还谈及了人工智能的现在与未来,在他看来,在20-30年之内,机器具备意识,跟人类一样具备对未知世界全新的创造力,从目前的技术径来看还遥遥无期。

  “人和机器在很多领域直接PK没有意义,未来的发展应该是人机耦合的模式,所以应该让机器进行无监督情况下的自主训练,这也是当前讯飞下一步要研究的课题。”峰说道。

  科大讯飞总部坐标安徽合肥,背靠大蜀山。峰透露,他如果有时间,每周都要在蜀山森林公园跑步2-3次,科大讯飞公司每年都要在这个国家级森林公园进行爬山比赛,举行了17年了,除了第一年之外,从2001以后每年都有比赛,是科大讯飞的保留项目。因为在峰看来,创业如登山。

  “登山运动跟其他运动不同,任何人都不能在这个运动中偷懒。比如在缓坡中,前面几分钟会很轻松,有的人会跑得很快,几分钟以后就进入了一个的爬坡期。那时候会很难受,当你下来,慢慢的你会由难受状态变到正常状态,然后突然就会浑身通透很舒服。到了山顶一看,山风吹着,一览众山小。这种感觉非常像创业。”峰感慨道:“如果一个感觉企业要登顶了,那不一定是好事情,因为要走下坡了。所以每一个时刻都要给团队有一个新山峰在前面,当你看到这个山峰块登顶的时候,你要看到还有一个大山在后面,这时候才不断地有状态。”

  《我有嘉宾》是嘉宾传媒旗下的节目,由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带团队创作。本期节目新浪科技为独家互联网门户网站合作伙伴,以下内容由新浪科技整理编辑。

  吴婷:科大讯飞现在又多了一个标签,2017年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为全球最聪明的50家公司第6名。他们具体有收集科大讯飞的一些数据来作为指标评价吗?

  峰:他们最终给了一句线%中国语音识别的市场,他们应该是通过各种数据汇集过来的。还有一个就是,去年以来,国际最权威的跟人工智能有关的比赛,一个是Winograd(国际认知智能)测试,代表机器推理能力的,一个是KBP(国际知识图谱构建大赛)的比赛是由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正是来组织的,代表机器在海量信息中发现有效知识的能力,这些我们拿到了全球第一。也就是从他们的角度,看到的中国企业在这方面的领先优势。

  吴婷:讯飞每年会拿出25%的收入投入到研发,但是很多人会说讯飞很多的收入来自于补贴。您怎么看待这种声音?

  峰:我们担心市场上有,或者说有被。因为有很多自开始很关注讯飞的技术和发展,他们为了流量,当然很多是善意的角度来把他们所理解的科大讯飞呈现出来。但很多一解读就是说黑科技一出来将70亿人类,将使得同传。那些我觉得都是过度解读了,这些解读会对专业人士形成。还有一些解读,比如从讯飞的财务报表上来说,他只看到了局部的,然后把局部放大,然后说科大讯飞一直在亏损,一直不挣钱,他只简单的看到我们的最后利润下滑。他只看得我们一季度销售数额只有百分之三十几,毛利也是百分之三十几,毛利比销售增长更快。二季度销售和毛利增加了百分之五十几。而且毛利的增速依然超过销售数额。这证明你的规模在扩大,而且业务结构不断优化。议价能力始终在增强。我们就扣除市场的投入不算。研发投入占了销售投入百分之二十多的比例。假如我们按照常规的科技企业,我们只占5%的的话,那么上半年我们就可以腾出将近20%左右的销售收入所对应的利润,那上半年我就会增加六七个亿的利润,比去年的业绩翻番。但是我们更看好未来。

  吴婷:前段时间也是跟人工智能领域的创始人商汤科技创始人徐立他们聊,他们说当时我们在学视觉算法专业的时候是找不到工作的,也找不到老婆的。然后前几年被告知我们从事的行业叫人工智能,然后一下子火起来了,你有这种感觉吗?

  峰:这个梦想从我的角度来说一天都没变过。但在讯飞的历史上,确实有过波折,我们1999年创业,2000年发现理想那么丰满,现实那么骨感。2000年我们开了一个在讯飞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会议叫半汤会议。那个会议上有人说,不如我们做房地产吧,科大的背景,社会又支持。但到现在我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讯飞有讯飞该做的事情。我们当时就一句话:凡不看好语音的,请你离开。

  峰:当时我们没有提出具体的实现时间,但是我们讨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就是科大讯飞是做什么的?我们究竟未来的定位在什么地方?结论是:第一,我们要做到行业的第一名。第二,一百亿的规模。

  吴婷:你们提出要做行业第一的时候,你们当时这个行业行业地位和发展阶段是什么样的?

  峰:当时我们只有一个中文语音合成,甚至当时有一些专家对我们讲,我看科大讯飞语音虽然做得不错,但肯定上不了市。全世界没有一个只靠语音合成而上市的公司。

  吴婷:现在人工智能风口起来了,故事知道怎么说了,但风口没有起来之前,你们第一个故事是语音合成。后面还有什么故事?

  峰:社会大众不太相信,因为的也不多。有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当时联想要成立风险投资,据说他们看了将近300家,第一家投的是科大讯飞,而且是柳传志柳总谈完两小时以后就告诉属下,这家公司一定要投。

  峰:我就告诉他我对语音交互技术的未来的看法,以及我怎么整合源头技术。我认为我们为什么能够在中文领域成为全世界第一。

  峰:柳总恰恰没有看你怎么赚钱,而是看你对这个产业的理解,你有没有战略。半汤会议之后出了一本很稚嫩的科大讯飞发展规划。后来联想投资的人说,虽然那个规划,但是主体思想是明确的。所以当时柳总最后问我,“庆峰你的最后目标是什么,企业做多大?”我说,要超过联想。

  峰:发行价是12块2毛六,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大概1万多股,但是上市当天高开高走,当天增幅是122%,所以应该说那天我们变成了28.21元,大概在30亿左右的市值。

  峰:很典型的是IDG,当天他们想投讯飞,他们就约我去谈。当时林栋梁想投科大讯飞,他也是安徽人,很好啊,我说我去沟通。沟通完了,熊晓鸽走过去说了一句话,说“看起来很热闹就是不挣钱”,然后他们提了一些要求,有些对赌我是不同意的。科大讯飞就是科大讯飞,要投就投,不投就算了。最终没有投,现在他们很后悔。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他们代表当时很多人的判断。包括阎焱,在去年的年度发布会上一直说,做投资中最遗憾的一件事情是没投成科大讯飞。包括投资过以后,联想当时第一个月,他们的投资经理叫杨琳杨老师,到讯飞来参加我们的月度会,听说回去以后就哭了,没想到讯飞的业绩这么差。

  峰:我当时并没有太多的歉疚,我只是告诉她说,我以后会给你挣钱的。结果证明,科大讯飞在上市之后,在联想退出来的时候,是成为他们第一期所有投资项目的回报率最高的。

  吴婷:18年过程中,科大讯飞在运营商、公共安全、教育、医疗等公共事业和的领域,浸淫比较深,这是你们主动的选择吗?

  峰:比如教育,最早我们进入,就是通过普通话和英语的口语考试,全世界就我们独家,在这个领域我们不会碰到像那些互联网巨头,他们已经掌握了大量的社会宣传资源和资金资源和用户的这些竞争对手它来迅速的,通过它的市场手段来对市场进行竞争吧。我们觉得在强技术领域,不管你多会宣传,你得技术PK。当时选教育就是说你考试中必须要用最好的技术。再比如说医疗也是这样的,你一定要让机器看病,比如肺部的结节,读X光,它是躲不过去的。你必须机器比人看得准,人家医院才会相信你,才会用你。它有刚需,它是强技术的。我跟所有巨头一PK,我技术真比它好。要把它做深做透,做得真的大家都觉得有刚需,他也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刚开始我认为,从去年底到今年,逐步展现出让人非常兴奋的前景。比如今年,14个省状元是我们产品的用户。而且是每个月每周都在用我们的产品,到明年后会更多,而且用了后真得节约了他学习时间。在医院李,在安徽省立医院短短几个月之内,看了11000多个病例,取得了非常好多效果,这些例子说明时间节点逐步已经到了。技术进步的同时,数据积累到这个份上以后,人工智能学习可以达到更高的水平。并且,社会对它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了,慢慢的天时地利人和到了这个时点了。我们希望在一个个行业,用人工智能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讯飞我们目标是不仅在人工智能,在自己的主要领域成功,我们希望能够围绕讯飞能够形成十万以上成功创业者的生态。

  吴婷:为什么这么长时间相对来说,在2C上反映不是特别迅速,在有限的时间和资金下,您会优先取长还是补短?

  峰:对于讯飞来说,我们双轮驱动,2B和2C是双轮驱动的。可以看到讯飞的输入法,短短的几年内,一开始超过了QQ输入法,后来超过了百度输入法,已经有4亿多多累积下载量了,月活用户已经过亿了,但我觉得它更大的未来还在后面。

  峰:我们互联输入法获得专利,业界独家的。不一样的地方是,你在没有屏幕的时候,跟现在完全不一样。有屏幕的时候你可以手动去修改,然后呢,你去近距离去讲。互联时代它一定是要求是远场,几米之外,我可以输入。

  峰:我觉得人工智能更多的是帮助人类,帮助我们做原来做不成的事情,帮助我们把原来最优秀的专家能力给更多的人服务。人工智能我定义为三个时间节点,未来3-5年,人工智能的主要赛道会确定,比如育、医疗、司法、呼叫中心、客户服务然后家庭服务机器人等等,5-10年,我认为人工智能会替代掉现在现有工作岗位至少差不多一半,甚至更多会被人工智能替代。不仅是简单重复劳动,包括复杂脑力劳动,包括博士毕业才能掌握的知识。但是,大家说的,人工智能会不会形成地球,它失控然后给社会带来?我觉得这个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掌握人工智能的公司和专家,他们会不会用人工智能做一些危害社会到事情。这个需要法律体系,通过各种预防手段来做。另外一个方面是,人工智能会不会超过人类,它会有意识,,开始去人类?我认为从现在来看,还没有看到希望。

  峰:两种,一种是,社会上,我们所需要的工作时间会缩短。二,它在过程中可能创造出更多的应用领域。比如说有了人工智能,我们人类开发太空的能力会变得大很多,更多多人可能会到其他的星球上去探索世界。十年后实现不了,未来能实现,科大讯飞会在这方面努力。回头来说机器,我认为在20-30年之内,机器具备意识,可以跟人类一样具备对未知世界全新的创造力,从目前的技术径还遥遥无期。

  下一步的发展是人工智能跟个人的结合,比如人类围棋冠军跟机器去竞争,显然人类已经没有办法去竞争了。因为它学了那么多棋谱,在短时间的响应速度一定比人类快,而且现在的机器的认知智能它的决策网络能看到几十步之外,人最多看3-5步,推演能力就这么多。所以人和机器在很多领域直接PK没有意义。未来的发展应该是人机耦合的模式,所以应该让机器进行无监督情况下的自主训练。这是当前讯飞下一步要研究的课题。

  吴婷:在这个时代下,每一个巨头都不想失语,像百度,腾讯都在布局,Facebook、亚马逊、谷歌都有非常大的举措。你有没有心中欣赏的对标的公司?

  峰:我比较欣赏谷歌,谷歌一方面是通过成功的技术服务和商业模式成功的,在搜索上,广告上,但是他在赚了这么多钱之后,它还是在源头技术上不断的有梦想去突破,无论从谷歌眼镜到无人驾驶汽车,再到对未来的很多探索,不管从商业模式上是否成功,但是我很欣赏这样的企业。

  吴婷:回到你刚说到的三个阶段,你说3-5年会形成一定的格局,你觉得哪一类企业会在这个阶段死掉?

  峰:凡是那种完全是看到一个短期的概念,做一个短期的快消品,用人工智能的概念去包装快消品,或者用人工智能概念去做简单的泛概念的公司,基本上都很难。

  吴婷:你记不记得你最近给我推荐过一本书叫《下一个倒下的是不是华为》,我认真看了,从那以后我会提同一个问题给嘉宾,针对您,我会问,如果有一天科大讯飞倒下了,会是因为什么?

  峰:如果倒下了,第一方面可能是我们过于激进地去发展。如果企业对自己的实力对于技术能做的领域没有清晰的判断,盲目去扩张,就有可能带来巨大的灾难。第二,从更长远来说,如果企业的创新能力缺失了,和失去对源头技术持续探索的这样的一种勇气,我觉得这样的公司也没有未来。说到底就是说要脚踏实地,实实在在以刚需和代差来寻求我们的主要战略方向,和做产品的这种。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自2014年兴起以来,新造车运动(跨界与互联网造车)成了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看点,引起了全社会的[详细]

  农村不是试验田和莽荒战场,巨头在收割边缘流量的同时,也需要给农村提供更多的便利和价值。[详细]

  或许是互联网企业的基因太重,或许是命运使然,要想硬起来的谷歌依旧面临市场严峻和强大对手[详细]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onefreesubmit.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