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满分作文“风沙渡”让小吃店“风沙渡”红了(组图
2017-11-20 12:1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宜兴一家名为“风沙渡”的小吃店昨天红遍全国,这都要归功于一篇今年江苏高考的满分作文。来自宜兴中学的小伙王希今年高考作文得了满分,在文章中,他以小吃店的店招“风沙渡”作引,全篇作文围绕着“风沙渡”,酣畅淋漓地阐述了平庸的主题,这篇作文也得到了阅卷专家的一致好评。正因为这篇满分作文中多次提到了“风沙渡”,经本报报道后,小吃店“风沙渡”红了。不仅“风沙渡”域名已经被抢注,还有知名投资人认为“风沙渡”很可能成为一个餐饮连锁品牌。

  昨天中午11点44分,本报微博贴出了关于记者昨日报道的微博,“很多读者可能对25日本报刊登的高考满分作文”风沙渡“记忆犹新。记者昨得知作文作者叫王希,和今年的省文科第一名孙曦是宜兴中学同班同学。王希取得了388分的高分,已被大学”相中“。图中就是王希的满分作文,一起欣赏下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本报强大的号召力让微博网友纷纷评论转发,网友“@牛威nmoon”就感到了知音,“总觉得人生中应该经常与王希这样的哥们把酒高谈!再次推荐给大家看看这篇作文,至少是我心中的现代滕王阁赋。”“@赵硕”也对王希膜拜得五体投地,“这不是能练出来的,天赋啊。”不少网友在作文里读到了励志和赶超的意思,“一遍,甘败下风。与怀揣梦想、追求之士。”

  本报微博被不少微博名人都争相转发,除了各种网友的评论,财经广告界人士也看到了作文中透露的商机,“@李亮兵品牌之道”感言,“真不错。少年强则中国强,加油!”而财新执行主编何刚和大裕投资机构执行董事陈朝晖也分别感慨,“风沙渡,一个美好的品牌。”“此文甚好,或可帮助”风沙渡“成为一个餐饮品牌。”

  闻风而动的网友远远不止这些财经广告界的巨头们,在昨天中午12:47,微博账号“产品经理互联网事便在本报官微评论通报,“高考满分作文风沙渡作者王希已和北大签约。风沙渡让人记忆犹新,域名,28日已被注册!”

  记者按照域名网址登录页面后发现,网页上赫然挂着“待售,预购者请联系:非诚勿扰!谢谢!”的字样。循着QQ号联系上这位卖家,发现这是一个专业注册域名为生的机构。账号的归属地为“广东深圳”。卖家“应轩”给这个域名开价2.4万,并且说明了注册的理由,“风沙渡,北大学生,满分作为的餐馆名字。是我朋友刚注册的。”虽然抢注了这个众人瞩目的域名,但对于这个域名是否能够被出售,卖家的信心并没有那么足,“养域名每年花上十万。成本好高,卖的出去的没几个。也不指望一两个域名能发财,只是摊平成本而已。”

  而就在昨天,“风沙渡”瞬间成为宜兴著名论坛“陶都论坛”中的热搜词汇,记者在论坛上注册后发现,不少宜兴网友在为王希的满分作文喝彩和自豪的同时,也大呼“风沙渡要火”。还有一些“不明”的网友开始询问,“风沙渡在宜兴哪里?啥时候我也去不平庸一次。”“高考作文满分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发现王希了;王希上北大已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风沙渡火了;风沙渡的酒菜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平庸了。”

  而微博上关于“风沙渡”的传说也是迭起。“据说老板要装修店面了!”“还要改菜单呢,把作文印到菜单背面,活广告啊。”不少网友还在感慨,要到风沙渡里去“喝一盅”,甚至放言明年高考前要带着孩子专门去这家小店“坐一坐”沾点“仙气”。有不少网友还实地探访了“风沙渡”,并拍下照片晒在论坛上。不过去的更多的是学生和老师,他们好奇“风沙渡”的店主到底是神马人。

  风沙渡一点也不起眼,我昨晚特意带爸爸妈妈去搓了一顿。”今年省文科第一名孙曦说。昨天下午去学校后,同学们议论的都是“风沙渡”,大家开玩笑说,班上正打算聚餐,要不就拿着扬子晚报去,估计老板还不要钱呢。

  孙曦决定自己先去打探一下,先百度了一下地图,找到了店址。她一边骑自行车,一边暗想这个店肯定要红了。店并不难找,但的确门脸不大,风沙渡这个招牌倒是挺显眼。转了一圈后,孙曦回到家,决定带上爸妈去吃晚饭。即将进入复旦新闻专业的孙曦已经颇有记者的,特意带上了相机,这边拍拍那边拍拍。“人不多,开始就我们一桌,老板也没注意到我们。后来正吃着老板突然走过来,说,你是不是今年的高考文科状元啊?呵呵,被认出来了。”不过因为人渐渐多了,老板忙着收银招待,也没继续聊了。

  “老板30多岁,不过,他说他并不是风沙渡的命名者,因为他六年前接手盘下店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名字了。”孙曦说。

  菜怎么样呢?孙曦一家吃的相当满意,“几个招牌菜都点了,什么鹅掌、肚片之类的,味道不错,6个菜才花了115块!”

  成为了全省家喻户晓的名人,王希的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打乱,昨天上午依然按照老师的要求,回到学校递交了志愿草表,下午则和同学在KTV里HIGH了一把。对于这个给自己带来灵感的小餐馆“风沙渡”,王希并没有动过“实地踩点”的念头。其实在高考之前也并不知道有这样一家给餐饮小店的存在。“平时到学校都是坐2公交车,高考那天是妈妈开车送我,改变了线,所以才偶然看到了风沙渡的店招牌。”随后他又给记者发来了短信做进一步解释,“我只是写作文,真去不去那个饭店无所谓。真去的话反而不美了。”

  但本报的报道还是让王希感到了生活中的微妙变化,坐在公交车上回家的时候,他听到公交车司机都在和别人谈论着自己的这篇满分作文,“这个小孩了不起,这个老师很牛啊。”王希窃喜,但还是淡定的。

  27号晚上得知王希的作文被本报高考优秀作文版面刊登后,王希的姑妈琴就激动坏了。琴家就住在宜兴公交公司对面,与“风沙渡”餐馆仅一街之隔。如果不是王希的作文里提到“风沙渡”的名字,在“风沙渡”对面住了多年的琴压根没有留心有这么个店。

  琴在前天晚上下班的上特地造访了这家平凡的小吃店,还带上一份复印的扬子晚报。门口的大煤炉旁的老板依然在平静地准备着各种吃食,店主还没有意识到小店的名声会因为一篇高考满分作文而一炮打响。

  “向您报个喜,我侄儿已经被北大录取了!谢谢你起了个这么好的名字,帮助我侄儿的高考作文拿了高分。”琴的报喜充满诚意,而店老板也客气地回答,“孩子写得好,这也是我们店里的福气。”

  记者随后电话追踪到了几乎已被“”的店老板。“感谢扬子晚报啊,你来宜兴我请你吃饭!”老板叫黄志强,今年37岁,性格很豪爽,一听是扬子晚报记者马上笑了。

  “我天天都看扬子晚报,所以那天优秀作文一登,我就看到了。但是没想到会火得这么快!”这家店他开了6年了,从前任店主手中盘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叫风沙渡了。估计这个店名已经存在十几年了,生意一直都不错。“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事情啊,一家人都高兴坏了!”不过似乎黄老板对于什么注册域名,开连锁餐饮之类的并不热心,“我也不懂什么知识产权之类的,我的想法很简单,也没什么大的理想抱负,就是想把小店经营好,我就是个平平常常的人。”

  不过,黄老板也颇有经营头脑。昨晚11点多电话里的黄老板仍忙的不可开交,他正打算在菜单背后印上王希的满分作文,“你说这样行不行?”他征求起记者的意见。“不过菜单上要不要多加两个菜我得和我的同事商量一下,总得对得起顾客你说是不是?”“装修店面的事,以后再说。”

  从黄老板的口中,记者得知,给风沙渡取名的是隔壁店主的亲戚,一位女律师。几经周折,记者联系上了她。1955年出生的她叫宋杏芬。在宜兴,名气蛮响,不单纯是因为律师的身份,而且是不折不扣的“文青”,省作协会员,到今年已经出了第九本书了,包括散文集、诗集等。

  “大约是90年代初期,我认识了风沙渡的原老板,他们是一对夫妻,丈夫是部队转业后在联运公司工作,可后来联运公司改制,他们就决定开家小吃店,地点在我姐姐家店的隔壁,我经常到姐姐家去,也常常跟他们聊天。知道他们生活不易,能想办法改变很不错,常鼓励他们。他们就让我给起个店名,要特别点,不能和人家重复。我一想,就说:风沙渡。他们问,什么意思啊?我就解释说,你们这一辈子也算经历了沟沟坎坎,很不容易,现在又要开始新的事业,取名风沙渡就是说你们经得起风沙吹打,什么沟坎都跨得过来。等你们以后生意做大了,我来给你们当法律顾问!他们夫妻俩很高兴,说,你是文化人,我们就用这个名字!”

  小店开张之后,宋杏芬经常去光顾,想尽量帮他们。还好生意一直都不错。“大概是90年代后期吧,我新书出版了,我还特意到店里送给他们,一本是《向往美好》,一本是《种植心灵》,我跟他们说,遇到困难时一定要向往美好。不过这几年,我上班地点搬到了城南,这家店在城北,渐渐就疏远了,不过我心里还常常惦记他们。”

  宋杏芬没有读过王希的这篇文章,在他的笔下,“风沙渡”的主人“如果不是一个来自黄土高原的汉子,也必是腹藏诗书但不得不囿于的文人。否则怎么会有如此豪情、如此透着古韵气息的招牌?”当记者把这段话读给宋杏芬听的时候,她笑了。“我要让他失望了,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妇女。”

  “我也算饱经风霜吧,70年代的高中毕业生,毕业后没有大学可考,恢复高考后参加自学考试,学的法律,好不容易拿到了大专文凭,然后又考律师资格,考了好多次,终于拿到了律师资格。我从小喜欢文学创作,但因为一直在辛苦考试,没办法,一直到后来工作稳定下来,才开始写作。”

  “工作实在太忙了,白天忙案子,回家作为女人又要忙家务,还有各种应酬,我常常等夜深人静才开始写作,所以一般都是凌晨两三点钟才睡。人家都说我精力透支了,我自己感觉还好,我心态很年轻,因为我喜欢文学,我喜欢写作。”

  这些年宋杏芬的书陆续问世,今年出到第九本《家园》,有散文集《向往美好》、《种植心灵》、《家园》;诗集《与你心语》、《水乡音韵》、《五个人的天堂》(合集)、《作家与读者》(专辑)和《冰上的旋律》;戏剧小品集《今晚的月亮》。

  “我是个乐天派,从小有这爱好,我们这一代人,接受的是正统教育,看《红岩》长大,觉得写得很好,慢慢就爱上了,书越看越多,自己就想写了。我也没什么的理论,人家空闲打打麻将,我就写点文字,想留点文字给子孙。”子张琳(本文来源:《扬子晚报》 ;)分享到: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onefreesubmit.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