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观察|、高校网站更隐私权“强
2018-06-02 02:0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孰能料想,一次寻常的记者调查,竟然发现如此普遍且严重个人信息泄露问题,而源头直指一些和高校网站。

  11月7日以来,澎湃新闻记者在读者举报和信息检索的双重引导下,揭开了个人信息“裸奔”的冰山一角。比如,姓名、身份证号码、银行卡账号、贫困生家庭情况以及残疾人的疾病诊断结果……这些由部门或高校主动公开的资料,在互联网上均可随意查阅。

  显而易见,这种泄露个人信息的现象,已经涉嫌违法了。个人信息,在我国法律中有明确。从民法、行、刑法,到司释,以及一系列地方性法规,从人格权、隐私权等角度,对信息行为作出了明确。特别是刑法修正案(九)的出台,将信息行为入罪,更体现了立法者“惩前毖后”的鲜明态度。

  应该承认,信息公开与隐私需要兼顾,而这个平衡点很重要。《中华人民国信息公开条例》,“行政机关不得公开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信息,除非经人同意或者不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信息公开与隐私发生抵牾时,“对公共利益是否造成重大影响”,应成为判断标准。

  比如,对于官员等特定群体,在个人信息的上应当与普通有所区别,这是一个健全社会的重要标志,也是世界上多数国家的通行做法。官员个人事项申报、对拟提任官员的公示等,既是一种组织程序,也是一种监督。这几天,山西太原市一名官员的公示信息,就因“10岁参加工作,14岁”引发质疑,相关部门也及时进行了回应。

  但是,在这次大面积、长时间的泄露事件中,的大多是低保户、残疾人、贫困生等群体。我们要分析,为什么恰恰是这些相对成为个人信息泄露的重灾区?

  如果是怕有些人虚申冒领,在网上进行公示,依靠大家监督,的确也无可厚非。不过具体到实际操作中,真的需要将这些低保户、贫困生的信息如此详细公开吗?会不会让这些受助者有食“嗟来之食”的羞辱感,更会不会让一些犯罪有可趁之机?不要忘了,之前的徐玉玉案,就是因为贫困助学金的申报信息泄露,让一个入世尚浅的女学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隐私意识的淡薄,无疑是根子,但落实到现实,还要看工作走不走心、仔不仔细。有时候为了公平的需要,不是不能公开,但要考虑公开的方式、范围,不能“连隐藏几位号码的举措都懒得做”。

  很多时候,对于个人信息的泄露等侵权问题,人们关注的焦点总在非体制内范围。殊不知,由于网站建设滞后、投入不足、管理不善等原因,处于体制内的、高校同样也可能成为信息泄露的源头,这种不无尴尬的状况,应当能有所改观。从报道的情况看,各地“”,采取了集中治理行动,也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应当给予肯定。

  然而,从长远计,还应在专项立法上下功夫。从2003年开始,个人信息保便已提上日程,在多年的“”上,这项立法都是代表委员热议和争取的焦点。令人遗憾的是,14年过去了,立法依然没有进展。多年迟滞不前的后果是,对于信息的法律边界不清晰,容易造成相关侵权问题的滋生蔓延。

  一个社会,理应是“强”的社会。加强信息,需要从立法、执法、司法等多个维度发力,在的逐渐深化中,进一步彰显与的价值。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onefreesubmit.com 版权所有